快捷搜索:

揭秘昆明养马人:昆明马业发展“白皮书”

2019-07-31 20:09 来源:未知

在昆明,有这么一群爱马之人。养马、骑马、赛马,已成为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记得当年土库曼斯坦总统来访中国时,特地送给胡锦涛主席世界上最神秘的马,即相关史书上记载的汗血宝马,目前土库曼斯坦也仅有两千余匹而非常珍贵。传说它能日行千里,前脖部位流出的汗呈血色,此马具有无穷的持久力和耐力,是长距离的骑乘马,也是跳跃和盛装舞步马。据史料记载,汉武帝曾两次派兵远征西部为了得到汗血马,并曾作诗赞美它为天马。这种马还曾是成吉思汗的坐骑。当时土库曼斯坦领导人送给中国领导人一匹名为白石的八岁公马,它四蹄踏雪非常贵重。它的祖父辈曾获得奥林匹克马术比赛的盛装舞步冠军。另外它的父辈曾经在国际马匹速度赛中夺魁,后被某富豪大亨以千万美元的天价收藏。其实这些传说中的汗血宝马,也就是土库曼斯坦最珍贵的阿哈尔捷金马。阿哈尔捷金马至今已有三千多年历史,是世界上最神秘也是最古老的马种之一。它体形轻细优美全身密生长毛,有弯曲的颈部和特有的伸长高举步法,彰显得高贵出众。史书上记载很多名人;亚历山大、马其顿、成吉思汗等许多帝王,都曾经以这种马为自己的坐骑。如今土库曼斯坦人把它奉为国宝,并把它的形象绘制在土库曼斯坦国徽的中央,甚至还是土库曼斯坦人地位和身份的象征。传说土库曼斯坦有条神秘的河,凡是喝过这里河水的马在疾速奔跑之后就会流汗如血。

在古代文学著作中,汗血宝马能够“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一般来说,马的极速是每天150公里左右,最多也不过200多公里。汗血宝马的最快速度记录为,84天跑完4300公里。经测算,汗血宝马在平地上跑1000米仅需要1分07秒。

昆明养马业的兴起

  有关动物专家猜测:这种现象可能是由于马匹在奔跑时体温上升,使得少量红色血浆从毛孔中渗出造成的。因为马在高速奔跑时体内血液温度可以达到45℃到46℃,但它头部温度却恒定在与平时一样40℃左右。阿哈马的毛细而密,这表明它的毛细血管非常发达,在高速奔跑随着血液增加5℃左右,少量红色血浆从细小的毛孔中渗出是极有可能的。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这是传说中的描述,更有夸张的说法称,阿哈马能够日行四千公里!这应该只是个美丽的传说。即使古代计程单位是今天的十分之一,马一天跑400公里,在今天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一般的马只能日行150公里左右,最多日行200多公里。中国古代利用快马传递军事信息的驿站,号称数百里加急,恐怕最长的驿站也没有250公里。现在世界上公认速度最快的马是纯血马,1分钟的确能跑1000米,但这样的速度只能在训练场或赛马场坚持一两分钟,时间一长马就可能累死。然而阿哈马的确具有很强的持久力和耐力,德俄英等国的名马大都有它的血统。

中国对“汗血马”的最早记录是在2100年前的西汉,汉初白登之战时,汉高祖刘邦率30万大军被匈奴骑兵所困,凶悍勇猛的匈奴骑兵给汉高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而当时,汗血宝马正是匈奴骑兵的重要坐骑。

20年多前,私人养马在昆明出现。

  阿哈马是上好的长距离骑乘马,也是适合跳跃和盛装的舞步马,它在平地奔跑一千米的速度也很惊人:仅需1分07秒!目前,世界许多国家都在试图重新发现或利用原有阿哈马种培育出新的汗血宝马。相对于蒙古马半野生的粗放饲养方式,在中亚养马,讲究的是精细个体管理。在土库曼斯坦,马匹数量不多,但有丰富的牧草及粮食饲马,当地人还会按“马质”进行个体骑乘训练,这是一种技术含量高的集约饲养方式。土库曼斯坦也曾赠送给我国一匹汗血宝马,落户于廊坊马场,我国的马场也采用了科学化的养殖方式,每天除了草料还要定时投放燕麦、玉米、维生素等组成的精料外,各种成分的比例都要经过研究和反复试验。有资料显示,阿哈马至今在全世界仅存2000余匹,主要在土库曼斯坦和俄罗斯境内。尽管刘少伯教授认为这个数字有可能是指土库曼斯坦培育的核心马群,但世界上现存的纯种阿哈马的确数量有限。几年前,日本的马匹研究人员清水隼人曾在东京大学举行的马匹研究会议上,公布了他在中国新疆天山附近发现汗血宝马的证据照片。据我国史书记载,阿哈马早在汉朝就从茫茫西域进入中原大地,一直到元朝,曾兴盛上千年,但是到后来却消失无踪难觅踪影。

汉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112年)秋,有个名叫“暴利长”的敦煌囚徒,在当地捕得一匹汗血宝马献给汉武帝。汉武帝得到此马后,欣喜若狂,称其为"天马"。并作歌咏之, 歌曰:“太一贡兮天马下,沾赤汗兮沫流赭。骋容与兮跇万里,今安匹兮龙为友。”仅有一匹千里马不能改变国内马的品质,为夺取大量“汗血马”,中国西汉政权与当时西域的大宛国发生过两次血腥战争。最初,汉武帝派百余人的使团,带着一具用纯金制作的马前去大宛国,希望以重礼换回大宛马的种马。来到大宛国首府贰师城(今土库曼斯坦阿斯哈巴特城)后,大宛国王也许是爱马心切,也许是从军事方面考虑(因为在西域用兵以骑兵为主,而良马是骑兵战斗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肯以大宛马换汉朝的金马。汉使归国途中金马在大宛国境内被劫,汉使被杀害。汉武帝大怒, 遂作出武力夺取汗血宝马的决定。

在昆明养马的人中,敖伟比较资深,他是中国马业协会理事、云南联络官,今年40多岁。一二十年前,他就开始养马。

  阿哈马消失的原因,汉武帝时引进的汗血宝马有公马也有母马,理论上讲进行繁殖是可行的。汗血宝马虽然速度较快,但是它体形纤细,在古代冷兵器时代,大将骑马作战更愿意选择粗壮的马匹。同时我国古代作战用的马匹多数被阉割,使一些优秀的战马失去了繁殖后代的能力,这可能也是汗血宝马在古代中国消失的原因。流汗如血、日行千里、存量稀少,汗血宝马有着许多美丽的历史传说;四肢修长,步伐轻盈,力量大,速度快耐力强,阿哈马还拥有众多的优良品性。种种因素使得阿哈马在人们的眼中弥足珍贵。后来阿哈马还被土库曼斯坦人奉为国宝,并多次将它当作国礼赠与他国。据称市场上汗血宝马的价格非常昂贵,通常是几十万美元一匹,有的身价甚至高达上千万美元。按照土库曼斯坦的风俗,阿哈尔捷金马只送给最尊贵的朋友。汗血宝马在土库曼斯坦称阿哈尔捷金马,原产自土库曼斯坦科佩特山脉和卡拉库姆沙漠间的阿哈尔绿洲。常见的毛色有淡金、枣红、银白及黑色等,属热血马。在中国,阿哈马被称为天马或大宛良马。从汉代起,我国民间就开始有西域汗血马的神话,至今已经流传了一千多年。其实阿哈马就是我国民间传说中的汗血宝马。史书记载,为了得到汗血宝马,汉武帝还曾经两次派兵远征西部。

图片 1

为什么会养马?“主要是受家庭的熏陶。”敖伟说,“小时候,家人都很爱马,几近痴迷,整天说的就是关于马的事情,自己耳濡目染,画画也是画马,捏泥巴也是捏马,久而久之,就喜欢马了。”

公元前104年汉武帝命李广利率领骑兵数万人,行军4000余公里,到达大宛边境城市郁城,但初战不利,未能攻下大宛国,只好退回敦煌,回来时人马只剩下十分之一二。3年后,汉武帝再次命李广利率军远征,带兵6万人,马3万匹,牛10万头,还带了两名相马专家前去大宛国。此时大宛国发生政变,与汉军议和,允许汉军自行选马,并约定以后每年大宛向汉朝选送两匹良马。汉军选良马数十匹,中等以下公母马3000匹。经过长途跋涉,到达玉门关时仅余汗血马1000多匹。汗血马体形好、善解人意、速度快、耐力好,适于长途行军,非常适合用作军马。引进了“汗血马”的汉朝骑兵,果然战斗力大增。甚至还发生了这样的故事:汉军与外军作战中,一只部队全部由汗血马上阵,敌方人数众多,刮目相看。久经训养的汗血马,认为这是表演的舞台,作起舞步表演。对方用的是矮小的蒙古马,见汗血马高大、纤细、勃发,以为是一种奇特的动物,不战自退。

敖伟说,其实昆明养马的人,虽然人生经历不同,但都喜欢马,性格有点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开朗、直率、有激情、不畏艰险。“如果没有这些,连一匹马都驾驭不了,那何谈骑马?”

汗血马从汉朝进入我国一直到元朝,曾兴盛上千年,但是为什么后来消失无踪。从史料看,当时,引进的汗血马数量相当大,雌雄比例也比较适中,进行繁殖是可行的。但是由于中国的地方马种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任何引入马种,都走了以下的模式:引种——杂交——改良——回交——消失。在这一过程中,“汗血马”因自身的缺点而造成后人的弃用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汗血马虽然速度较快,但是它体形纤细,相对说起来负重能力不强,在古代冷兵器时代,士兵骑马作战,身批甲胄、手提兵器,总重相当大,更愿意选择粗壮的马匹。并且由于马具的原因,汗血马不能驾辕,而粗壮的蒙古马则无此劣势,最后几乎所有从中亚、西亚引入的种马都归于消亡。2007年7月,在中国百姓视野中消失了千年的梦幻之马“汗血宝马”——阿赫达什(宝石之意),从它的故乡中亚土库曼斯坦,由空中穿越古丝绸之路,来到中国。这匹马是土库曼斯坦总统作为中土和平友好的象征赠送给我国领导人的。说起“阿赫达什”的血统,可真是不一般:他的祖先曾是苏军著名元帅朱可夫的坐骑。朱可夫骑着它在乌克兰打败德军名帅曼施坦因,骑着它参加过解放柏林的入城式。“宝石"的系谱表明,它的先辈都曾被收录在名马档案,"宝石"爷爷的爷爷曾获得20世纪60年代奥运会马术比赛盛装舞步的冠军。显赫的出身注定了它的不平凡,1996年"宝石"刚两岁时,在平地上1000米的奔跑纪录就达到了1分12秒4。正是极快的奔跑速度和良好的耐力,使得汗血宝马成为世界级名马,当今世界上速度最快的纯血马体内就有它的基因。国际市场上,汗血宝马的售价十分昂贵,通常每匹几十万美元,有的身价甚至高达1千万美元。土库曼斯坦驻华大使卡瑟莫夫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土库曼人将马视作亲人对待,并只送给最好的朋友"。他表示,送给中国的这匹马将成为“土中两国和两国人民友谊的象征”。《汉书》记载,大宛国贰师城附近有一座高山,山上生有野马,奔跃如飞,无法捕捉。大宛国人春天晚上把五色母马放在山下。野马与母马交配了,生下来就是汗血宝马,肩上出汗时殷红如血,胁如插翅,日行千里。“汗血马”这种活在史书上的传奇之马,在消失了2000年后,"奇迹"般地出现在中国公众面前。

在敖伟的印象中,中国私人养马大概是上世纪90年代从北京开始兴起。那个时候,大家生活慢慢富裕,一些爱马的人开始养起了马。昆明这边开始出现私人养马。此前的1985年,解放军摩托化、机械化取代了骡马化,骑兵作为一个兵种消失。当骑兵部队被取消后,一些军马也流入到了民间,因为以前的军马部队不要,价格也便宜,在内蒙古,一匹马的价格和一只羊差不多。“当时驻滇某团的军马退役就卖到金殿的伍家村、麦冲村,一些人也做起了马的生意。另外在石林、海埂等地,花点钱也可以骑马。”

来源:中国马术|赛马|马球第一网络媒体-大陆赛马网http://www.daluma.com  

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昆明养马的人增加了。敖伟介绍,目前昆明私人养着一两百匹马,他们大部分是高级白领和企业主,年龄较大的有50多岁。

马在很多文学作品中都出现过,最有名莫过于金庸笔下的汗血宝马。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世界杯网上投注正规网站发布于开心足球,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昆明养马人:昆明马业发展“白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