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ytfangzhi.com

《醉乡中国风》轶事背景

这是一个理想主义民谣歌手的怀才不遇的人生历程,还好科恩兄弟没把结局拍成主人公历经千辛万苦终成大器的励志片。

电影演到最后,和开头的场景如出一辙——“演出-收工-挨揍”,不禁让我怀疑这里是不是暗藏玄机,因为这电影的导演可是以“藏得深”著称的科恩兄弟。但一时间没能想明白。
 
直到昨天,因为降温结冰,而我走路一向蹦蹦跳跳漫不经心,刚出门就滑了一跤。想起去年也是在十二月下雨路滑,出门当场摔倒在家门口的瓷砖地上。这场面如此相似,让我感觉自己过了一年好像一点儿都没长心。突然意识到,电影开头和结尾相似的场景,不正是Llewyn Davis止步不前的事业和人生的缩影么。

       科恩兄弟的电影都非常注重故事发生的背景与环境,故事与背景一定是有巨大关联的。也就是说,纵观科恩兄弟的电影,不论是《血迷宫》,德克萨斯州的荒漠;还是《冰血暴》,明尼苏达州的寒冷;亦或者是《谋杀绿脚趾》中“督爷”所处的九十年代的旧金山等,故事、人物与背景环境都是密不可分的。这部《醉乡民谣》也不会例外,故事的背景被设定在美国的1961年,那就是鲍勃迪伦首次现身格林威治村的那一年,而且一定是那个1月。
       故事开头便发生在纽约格林威治村中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酒吧,Llewyn Davis 抱着吉他歌唱。
       -----------------------
       关于故事背景,那场大浪潮,我们从格林威治村入手。
       
       格林威治村是纽约的艺术家集中区域,换个例子来讲,就相当于背景曾经的摇滚乐集中区“树村”,或者是“798“。格林威治村在30年代、40年代初极为火爆,尤其是伍迪格里斯和皮特西格和他们的”年历歌手“以及”织布工“。当时在格林威治村表演的歌手与乐队基本上都是左派,也就是共产党,39年,苏联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左派歌手被咒骂,而经过后来的努力加上苏联反击、美国参战,使左派歌手又重新抬起头来,直到1950年,麦卡锡发表了一份针对共产党的演说,自那开始,红色恐怖便在美国蔓延开来,左派歌手跑的跑,被抓得抓。到此,或此之前,第一次民歌复兴就结束了,它基本上起于洛马克斯父子缔造出的铅肚皮和伍迪格里斯,止于麦卡锡。
       而我们知晓的,熟悉的,六十年代开始的美国民歌复兴,实际上是第二次民歌复兴。可能,你会以为第二次民歌复兴是故事结尾处脖子上架着口琴的青涩的鲍勃迪伦缔造的,实际上是”金斯顿三重唱“。
       
       那么,从”金斯顿三重唱“起,至鲍勃迪伦演唱这段时间,是美国民歌爆发前夕的状态,故事的主角Llewyn Davis身处其中。而从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科恩兄弟就是把这么一个当时二线的民谣歌手,拍成了电影。他同大部分在格林威治村的垮掉派歌手一样,在这激荡和尴尬的时间内,被”大浪潮“扑灭。
        
      “锡锅街”缔造的“金斯顿三重唱”毁灭了Llewyn Davis。
      “锡锅街”是美国早期的音乐生发行线,它与现在各色的音乐发行方不同,它是垄断式的、且单调的生产线路,所有的音乐由它筛选,统一通过无线电发送至每一个美国人的收音机里,它,便是权威。
      故事中Llewyn Davis与Troy打岔,问Troy当年在军营里看没看到过“猫王”,这句损话实际上便是在说五十年代的”乡摇“(Rockbilly,加快版的黑人布鲁斯,也就是节奏布鲁斯的白人演绎)风潮崩毁,它让锡锅街重新锁定到了民谣,因为民谣就像Llewyn Davis在开场歌曲唱完的那一句说的:”不新鲜但也不会过时。“
      正是因为不新鲜也不会过时,民谣成为了锡锅街的新宠儿。1957年,斯坦福大学中的一个咖啡馆中,一位名叫弗兰克·沃波的人敲定了三个民谣歌手,让他们组成合唱,他们便是”金斯顿三重唱“。1958年,金斯顿三重唱的第一张LP大卖,其中的一曲《汤姆杜丽》(Tom Dooley)成为民歌复兴的起点。
       当时LP的转数虽然已经推出33转的唱片,能够播放更长的时长以及更好的音质,但45转的LP因为播放机价格便宜,唱片价格便宜,虽然两面一共放10分钟,但仍然受到大家喜爱。而三重唱的火爆,加上锡锅街的播放制度,再加上唱片的转数,民歌开始趋于功利化,但一旦翻了身,瞬间就会变成”角儿“,赚的一手大钱。片中,Llewyn Davis帮别人录的”求求你肯尼迪“被别人看好,别人告诉他很羡慕他们民歌歌手,红了一首歌便不愁吃不愁穿。正是因为这样的心理,当时的民歌手都比较倾向于组成“XX重唱”,正如我们在片中看到的那样。这时可以看出,科恩兄弟的角色设置是非常好的,Llewyn Davis作为大潮中的一员也组成了一个二重唱,他们或许可以在大浪里成功,但Mike的死,使他只能一人歌唱。在他去Gate of Horn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只能他一个人唱,导致了他的失败。而也是因为mike的死,他丧失了前进的希望,于是像很多残留的左派民歌歌手,歧视以赚钱为目的的商业性很强的多重唱组合,他们唾弃别人,但反过来看,自己却已经落后于时代的脚步了,这或许就是Llewyn Davis所发现的。
       ------------
       与时代错身而过,Llewyn Davis与艾伯特·格罗斯曼(Albert Grossman)。
       
       剧作里,故事发生不久我们便知道Llewyn的唱片被寄到了Gate of Horn(号角之门,是格罗斯曼在31岁与同学所开的一个民谣酒吧)。
       号角之门在当时已经成为了民歌演出的一线场所,于是很多对自己能力有信心的民谣歌手都会寻求去那里演出的机会,因此他们会寄唱片给格罗斯曼。那时的格罗斯曼,已经是民歌界的大腕了,但他为人刻薄,商业头脑极其发达但没有怜悯之心,许多乐手被他无情的拒之门外。Llewyn Davis,就是其中一员。
       为什么说Llewyn Davis与格罗斯曼错身而过就是与时代错身而过呢,影片中,剧作设置了这么一个对话,就是格罗斯曼邀请Llewyn Davis去作和声,那么这个和声是谁呢?当时的号角之门招进来了两组人,第一组是一个人,也就是民谣皇后贝兹,她相当于电影的”jean“,美丽,声音动人,另外一组是PPM组合,一个三重唱,一女两男。鲍勃迪伦与贝兹交情很深,而PPM,则将《柠檬树》诠释为经典,且在同一张LP中,把鲍勃迪伦创作的《答案在风中飘》传唱出去。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Llewyn Davis是与时代错身而过的,就如同他被打之前,看到台上的鲍勃迪伦在演奏一样。被打后,他明白,这个时代可能不属于他。
       回到1961年的一月,鲍勃迪伦和Llewyn Davis一样,在格林威治村找到了一家叫咖啡哇的咖啡馆,随意演唱了几首歌,然后住在了别人的沙发上。
       Llewyn Davis,便离开了民歌。    

可能正因为不是美好的结局,看完电影会让人有种很惆怅的感觉。

看电影之前没搞清楚Llewyn Davis是谁。因为是提前场,去了很多工作人员和当地影评人。通过工作人员了解到,Llewyn Davis的原型叫Dave Van Ronk,是美国六十年代原声民谣复兴的重要人物,他活跃时期并未得到广泛认可,但启发并帮助了一批同时期的民谣歌手,其中包括著名的Bob Dylan和Joni Mitchell。这听起来耳熟,又是一个不得志艺术家的故事,这种题材拿到大部分导演(尤其是混好莱坞的)手里,都或多或少会沾染上一种理想主义被命运践踏的悲壮感,比如去年大热的Searching for Suger Man,以及Anvil! The Story of Anvil。

      Llewyn Davis
      
       剧作里的Llewyn Davis是极为符合那个时代的,他是那个时代的异类,在地铁中被人观赏,他也如同万千民谣歌手那般,被埋没。
       
        捋一下Llewyn Davis的线,我们发现,他的人物改变线路非常像科恩兄弟的另一部电影:《严肃的男人》。
        Llewyn Davis开始对于民歌是炽热的,他鄙视商业歌手,搭档死去使他更加痛恨商业(也是有吃不到葡萄的心理),而后在唱片商对他一次又一次的忽悠,去往芝加哥路上遇到的爵士歌手,号角之门的碰壁,喜欢的人被睡来睡去,种种,一步一步瓦解了他。在长达1个多小时的瓦解之后,他去看望了父亲,归途路上又看到了《incredible journey》的海报,海报内容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们,它们的本能让他们穿越了广袤无际的加拿大野生区域“,这让Llewyn Davis有了一线希望,而正在他以为自己要恢复过来的时候,鲍勃迪伦出现了,那个老妇人的老公打了他,然后Llewyn Davis被彻底瓦解掉了。
        《严肃的男人》中,主角不给韩国人作弊,而后面的种种事态让他放弃了自己的坚守,而他将F打成C-之时,他发现,自己并没有逃脱悲剧的境遇,反而让自己陷得越来越深。
         这就是科恩剧作的特点,永远的反类型。就像在号角之门Llewyn Davis为格罗斯曼弹奏乐曲一样,明明镜头都推进了,明明中景都快变特写了,情绪都传达出来了,我们都以为格罗斯曼会说:”太棒了,我被感动了,来我们这演出吧!“的时候,格罗斯曼直接否定了Llewyn Davis,就是因为他不够赚钱而已。
          那么,这个我们知道结局的结尾,科恩对待Llewyn Davis这个角色是正确的。时代更迭中,往往就是有大潮外的一员,他们选择了这其中的一个进行书写,视角是极为特殊的,但它往往却有普遍意义。
          曾经看《艾德伍德》,主角艾德伍德就是在好莱坞大潮之外的一个人,他想参与其中,但却与其失之交臂。那么,《醉乡民谣》是有着和《艾德伍德》同一视点的,就是聚焦在loser身上。
           Jean这个角色是有着态度的,他说Llewyn Davis是个loser,起码那个时间是的,但她会爱Llewyn Davis。那么科恩兄弟一定是爱着loser的,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得出来,但他们压根没有把视角放在高塔上,一打开始,他们的视角就是平视Llewyn Davis的。我们看到了他走的每一步,跟着这个角色浮动,体验了大浪潮之外,那些最后躲在电话亭里哭的人的不平人生。

那只猫大概是主人公的隐喻,先是从家里跑出来,象征Llewyn Davis挣脱现实去追寻音乐之梦,辗辗转转、历经沧桑,又回到家中,一切都没变,主人公也是,无论结尾在煤气灯酒馆弹唱的片段是倒叙还是重现,主人公的人生,最后还是回到原点。

然而这是科恩兄弟的电影,虽然没有Fargo那样让他们赖以成名的cult情结,但依然是一贯的冷静克制,我甚至可以想象他俩在镜头后面哂笑的样子,仿佛没有一点情感和同情心,就那么看着一切被主人公触发,然后告诉你这就是人生。


但是,换个角度来说,对于音乐,对于梦想,还好他没放弃。

Llewyn Davis是穷困潦倒的民谣歌手,流窜于朋友家,为一件毛衣的钱和前搭档撕破脸;他天生具有讨人嫌的本事,能让和睦的朋友聚会气氛僵化,能让贤惠的朋友妻一秒变泼妇;他有天赋,但又不具备出名的条件,别的民谣艺人有好家庭三人组,好基友三人组,还有治愈系大妈,演出多么温馨感人,而他孑然一身一把吉他,唱得全是心碎之歌,他都要把自己唱哭了,在芝加哥试场时,也不过换来老板冷冷的一句“我可没听出任何商机啊”。

网友指正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世界杯网上投注正规网站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