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怀挺

2019-07-31 19:55 来源:未知

演员个个气场足啊,秀贤帅呆,一拍他的脸部特写我就激动啊,那表情和眼神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啊。其实要单演一个冷酷的人很难,而且还是爱情片的冷酷男(动作片冷酷男容易的多),很容易被说成面瘫。。。。但是秀贤表情很好啊,在电梯里无语的样子,受到女孩礼物的一笑,被问名字答不出来时眼珠左右转,惹哭女主时脸部表情多变,最后类似番外那一段简直一副讲冷笑话的样子,萌死!

投注网址大全,奔三的我居然是哈哈大笑看完的前半部分;泪流满面的看完结局。结局好忧伤,他们的身份注定了悲剧。编剧真的没有考虑金三胖的感受,当北韩的间谍真是人生悲剧。
这辈子为什么呢?国家抛弃你了,进退两难,现实如此残酷;与残酷现实对比的是在杂货店生活的温馨点滴。最后大妈存折备注,让我一直很感动。

周五晚上,秀书不到六点就到秀贤的公寓。 “姐,我来了!”秀书在楼下按对讲机。 “好。”秀贤帮她开公寓大门,然后打开家里的门。 “姐,你在哪里?”秀书站在门口喊。 “喔,快进来,我正在炒菜,晚饭快好了喔。”秀贤在厨房。 等秀贤穿著围裙笑著从厨房走出来,她把刚炒好的菜放在饭桌上。“菜已经都做好了,可以准备吃饭了──”秀贤的话只说到一半。 “姐,”秀书尴尬地笑出来。“呃,那个、那个她说她也要来,所以……”她搔搔头,然后回头看。 秀芸就站在秀书后面,表情比秀书更尴尬。 秀贤站在饭桌前,沉肃、略带悲伤的眼神,凝望著秀芸。 “我……是我自己要求秀书,带我一起来看你的。”秀芸吞吞吐吐地这么说,她虽然不敢直视秀贤,但眼神也跟秀贤一样严肃以及沉重。 秀书站在一旁很紧张,因为她自做主张带秀芸过来,没有通知秀贤,何况之前秀芸还写文章骂秀贤,她不知道二姐会不会生气。 “姐……你不要生气喔,我是觉得三姐、三姐她也很想来看你,所以我才带她来的。”秀书结结巴巴地说。 秀贤一直看著秀芸,但是秀芸一直回避秀贤的目光,很惭愧的样子。 “快点过来,”突然,秀贤对两人说:“你们肚子一定都饿了,快点过来吃饭。”她走过去主动拉住秀芸和秀书的手,把她们拉到饭桌旁边── 秀芸惊讶得抬起头,愣愣地瞪著她的姐姐…… “姐、姐……”秀芸先哭出来了。“姐姐,都是我不好!姐姐──” 秀芸突然转身抱住秀贤的腰大哭,把秀书吓到了。 “没事、没事,不要哭了,乖。”秀贤轻轻拍著秀芸的背,自己也在掉眼泪。 当秀书看到秀贤眼中泛著泪光,和秀芸抱在一起的时候,连她都感动了! 最后秀书也站在旁边哭,三个姐妹一块儿哭成了一团。 *** 晚上七点陆拓在车上接到金震东的电话。 “狐狸出动,他已经动手开始在调集资金了。” “他跟孙致远谈的条件是什么?”陆拓直接问。 “沈广源要先安排人进去,防止孙致远做出他料想不到的动作。” “什么时候安排人进去?” “最近就会动作,这个人,可能是他的女儿沈竹芳。” 陆拓沉默片刻,然后才开口:“她很安全,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是最好的人选。” “我不喜欢守株待兔,你说呢?”金震东这么告诉他。 “我也一样。” 金震东问:“如果猎物不安分的话,猎人会怎么做?” “直接拿起枪,对准它。” “枪里如果没有子弹怎么办?” “想办法买到子弹。” “买不到怎么办?” “那就用偷的。” 金震东低笑。“猎人只怕没有想到,猎物还没有打到,就因为偷窃罪先被抓走。” 陆拓抿嘴笑了笑。“你什么时候行动?” “很快。孙致远很配合,只要下命令,他就会动手。”金震东回答。 “沈广源大概没想到,孙致远早就跟我们联手合作,我们在棋盘内布局,却在棋盘外抓人。” 金震东无声笑了笑。“就因为以前他过手的案子都做得太漂亮,任何线头都追不到他头上,孙致远公司那些汇款资料也只能抓到沈广源的‘客户’,没有办法逮到这只狐狸。要不是因为他太贪心,一百年都等不到这次的机会。” “就因为对方是孙致远,他才会疏于防范。” “沈广源利用政商人脉进行违法关说、内线交易、违法竞标工程……数都数不尽的黑底!他干了这么多年,黑心钱早就已经赚够,却因为贪恋金钱和名声,所以不愿意收手。他怕一旦孙致远卖出公司,过去那些跟他有过汇款往来的‘客户’资料就会外泄,甚至可能流到检调手中,到时候他变成黑羊,没有人敢再跟他‘做生意’,所以他不得不处理孙致远丢出来的烂摊子。因为这样所以才冒险动用银行资金,收购孙致远的公司,但是时间急迫,这一次他不能找别人出面,必须自己出手。” “只要他一出手就落实罪证,人证物证俱全,他犯的罪不止是违法动用银行资金,到时候他逃不掉重判。” 金震东沉声道:“这个饵我们花了三年投入,终于到了最后一刻。” “这一次,一定要逮到他。”陆拓说。 金震东吸一口气。 “开始行动后,给我电话。” “好,我再打给你。”金震东点头,然后挂了电话。 陆拓按掉方向盘上的电话键。 他的脸色跟以往任何时候相比,都更加沉重。 *** 秀贤、秀芸跟秀书,三姐妹吃过饭后,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讲话。 “姐,你住在美国那么多年,我没想到你的中国菜煮得这么好!而且刚才来姐姐这里之前秀书还跟我说,以前她到姐这里常吃面,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姐姐的厨艺这么好。”秀芸握住姐姐的手,像个妹妹一样,用略带撒娇的口气对秀贤说话。 秀书从头到尾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瞪著她,因为不敢相信她三姐竟然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吓得她不断吐舌头。 “虽然我平常都吃得很简单,可是偶尔也会自己做菜,但算不上厨艺好,还好今天做菜,如果煮面三个人就不够吃了。” “姐,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我好喜欢吃这些家常菜喔!”秀芸说。 “唉哟,三姐,你真的很奇怪耶!你不是喜欢吃义大利面吗?现在怎么又说喜欢吃家常菜,你到底喜欢吃什么?” 被秀书当场吐嘈,秀芸气得狠狠瞪了秀书一眼。“我哪有喜欢义大利面啊!你什么时候看我吃过?” “我是没看你吃过啊!可是你不是一天到晚挂在嘴边,说你喜欢吃义大利面,不是吗?” “那只是一种‘社交言论’,社交言论,你懂不懂?!” “唉哟,”秀书撇撇嘴,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喃喃自语:“什么‘社交言论’,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说什么?”秀书的话,不巧被秀芸听见。 “没有啊,我哪有说什么!二姐,你有听到我说话吗?”秀书赶紧抱住她二姐的手臂,表示两人一国。 秀芸嘴里念念有词,再狠瞪她一眼。 看到姐妹俩斗嘴,秀贤笑了。 “现在我们姐妹团圆了,”紧紧地握著两个妹妹的手,秀贤发自内心的微笑:“以后你们常来我这里吃饭,我们要常常见面,一起聊天。” 秀芸跟秀书都很感动。 秀芸两手紧握秀贤的手,紧张又惭愧地说:“姐姐,我以前真的很坏,还写文章骂你,可是其实我写那篇文章根本就不是事实,因为事前我并没有真的去采访你的读者,而且当时我也没有看过你的书,我是故意那样写的,为了批评而批评……姐,你会不会讨厌我?” 秀贤摇头。“怎么会呢!你又不知道我是谁,不能怪你。” “可是我不应该那样做,我错了。”秀芸觉得很不安,因为她竟然为了一个手提袋写那样的文章,事后她也觉得良心有愧。 秀贤微笑。“你知道不应该那么做就好。”她对秀芸说:“你只是一个普通人,有时候难免会做错事情。一旦发现自己做错事情,下次立刻就改正,如果能做到这样,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知道吗?不要再责怪自己了。” 秀芸听到秀贤这么说,紧张的表情才渐渐放松,点点头,露出笑容。她又跟秀贤说:“我跟姐姐相认真的很高兴,可是秀慧姐姐她……” 提到秀慧,姐妹三人的表情都黯淡下来。 “大姐的事情,我以后再告诉你们吧。”秀贤勉强笑了笑,对她们这么说。 秀芸和秀书乖巧地点头,不再多问。 “姐,今天晚上我跟秀书可以住在你这里吗?”秀芸问。 “当然可以啊!我的床很大,我们可以挤在一起睡觉。”秀贤说。 “真的吗?那姐姐睡中间,我跟三姐睡在旁边保护你!”秀书很兴奋。 “好啊,你们保护我,当然好。”秀贤笑著点头。 “那现在,姐,我跟三姐先一起帮你洗碗,然后等一下我们一起看电视!”秀书提议。 秀贤和秀芸互看一眼,相视而笑。“好!”秀贤回答,笑得很开心。 三个姐妹一起站起来,有说有笑地走进厨房。 *** 早上秀芸吃过早餐,刚离开秀贤的公寓,就接到赵学力的电话。 “昨天晚上你的手机没有开机?”赵学力问她。 “嗯,对……因为有点事情。”秀芸支支吾吾地,其实她是怕沈竹芳打来,所以才不开机。另一方面,经过上次喝醉酒的事情,接到赵学力的电话,还是让她很不好意思。 “我想跟你见面,你现在有空吗?” “喔,可以啊!”秀芸赶紧回答。 “那等一下十点见,在仁爱路的伯爵咖啡见面。” “好。” 挂断手机,秀芸就叫秀书搭公车先回去,她自己赶到仁爱路的伯爵咖啡。 “昨天你跟沈竹芳见过面?”点过饮料后,赵学力就直接问她。 秀芸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我不但知道,而且你们讲话的内容,我都听见了。” 秀芸连嘴巴也张大了。 “那个……昨天你可能不小心,按到手机的开关,所以你们说的话,我全都听到了。” “我的天呀!”秀芸倒吸一口气,张大嘴巴,惊讶得不能呼吸了。 “我在电话里听到她说的话……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会叫你做那种事。”赵学力低头苦笑,下意识地搅动咖啡棒。“她跟我想像中不太一样。” 秀芸张著嘴,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呃,其实──其实我也很不好,”咽了一口口水,秀芸才有勇气继续往下说:“其实之前,我也帮她做过不好的事情。” 赵学力抬头看她。“你知道,我一直很喜欢她?”他突然对秀芸这么说。 秀芸微微点头。“嗯……” “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赵学力又苦笑一声。 “可是,她有未婚夫了,这件事学长你也很清楚不是吗?”秀芸鼓起勇气问他:“既然这样,学长你为什么还这么痴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问的时候觉得很心疼。 “我也说不上来。”赵学力叹了一口气。 “学长,”秀芸犹豫了一下,才决定开口问:“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像竹芳那样的千金小姐?” “什么意思?” “就是,”秀芸硬著头皮问:“就是全身上下都是名牌,然后喜欢吃义大利面的女生啊!” 赵学力愣住。“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因为、因为我以为学长喜欢这样的女生嘛!所以……” 赵学力失笑。“跟这些外在的东西,一点关系都没有。” “真的?”秀芸瞪大眼睛。 她一直以为赵学力喜欢像沈竹芳这样的女生,所以才想尽办法,让自己也成为一个拜金女。 “其实,”赵学力不太好意思的说起:“是因为在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我看到她在校园里喂养流浪狗,那个时候我被她感动,所以才会──”赵学力又叹口气,还是苦笑。 秀芸倒抽口气。“噢,原来是这样啊!可是──”她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赵学力问。 “呃,没有啦!”秀芸尴尬地笑。“反正,学长你留著美好的回忆就好。不过眼睛看见的事情,也不一定是真的,以后你再遇到这种事情要观察久一点,才会看到事实的真相,这样才能做正确的判断。” 赵学力愣住,秀芸也没有再多做解释。 只有秀芸知道,当时杂志社想要采访名人的女儿,沈竹芳因为她父亲的关系被邀请采访,她为了这个采访才做样子,故意在校园里喂食流浪狗,想要得到夸奖和赞美,并不是真的很有爱心。 “我现在才发现,你好像跟我想像中也不太一样。”赵学力突然这么说。 “什么?”秀芸眨眼睛,以为自己说错话了。 “你竟然会叫我要观察久一点,再下判断,”赵学力笑著说:“可见你是很聪明的女生。” 秀芸睁圆眼睛。“真、真的吗?学长你真的觉得我很聪明吗?”她脸都红了。 “对,”赵学力点头微笑。“看来我要重新好好认识你,一定还会在你身上发现其它优点。” “唉呀,学长,你这样说人家真的很不好意思……”秀芸虽然很不好意思,可是笑得好开心。 赵学力搔搔头,两人相视而笑。 *** 周六下午两点,秀贤到约定地点已经看到沈杰。 “你到很久了吗?”秀贤坐在他对面。 “我也刚到,”沈杰问她:“你想喝什么?” “我喝茶就好。” 沈杰帮她点了一杯茶。 “其实,那天跟你见面后,我还有很多事情想问你。”沈杰说。 “我知道,你心里一定还有很多疑问。” “记得秀慧有一个小妹叫做秀书,但是,我不记得她提过你。”他继续说:“如果她曾经提过你的事情,我一定记得。” “上次我跟你说过我一直在美国,跟大姐都是邮件往返,我们十多年没有见面,一直到三年多前才见面。因为这样,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大姐还有我这一个妹妹。” 沈杰点头。“还有,你上次告诉我,秀慧她──”他屏住气,然后才能继续问下去:“她是因为车祸去世的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秀贤说:“大姐是失血过多去世的。” “因为车祸失血过多?” 秀贤摇头。“因为生产。产后失血过多,她死在病床上。” “生产。”沈杰的神色看起来很震惊。 “对。”秀贤的表情很严肃。“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表明身分,告诉你这件事情的真相,因为在我还不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之前,我不能说。” 沈杰看起来仍然很震惊。“她……当时她怀孕了?” 秀贤点头。“车祸后她住院很长的一段时间,因为在车祸中她的脸部被烧伤,要动植皮手术,但是当医生告诉大姐她怀孕的消息后,大姐就不肯再接受进一步的美容手术,因为怀孕初期麻醉对胎儿来说非常危险,她怕麻醉会伤害胎儿,所以后来就决定不动手术。” “她的脸,伤得很严重?”沈杰的声音微微颤抖。 秀贤点头,然后垂下眼没有多说。 “秀慧,她还有一个母亲──” “车祸当时,大姐、妈,还有我,我们三个人,坐在同一辆车上。”秀贤知道他想问什么,于是一次告诉他全部的真相。 沈杰瞪大眼睛。 “你说什么?!”沈杰不敢置信。 他本来想移转话题,不再提关于秀慧的死,没想到秀贤却告诉他更惊人的事实。 “那一天我搭机刚回到台湾,大姐和妈一起来接机,大姐在机场就接到消息,她的男朋友在合欢山发生车祸,她急著赶去看他,因此大姐开车,我们一起搭车从机场出发,所以那个时候我们三个人都在车上。”秀贤告诉他。 沈杰太震惊,因此没办法说话。 “当时车子的煞车突然失灵,车祸发生的时候,妈因为坐在后座没有系安全带,被抛出车外当场死亡。只有大姐在车祸后意识还是清醒的,她为了保护当时已经昏迷的我,在车祸之后用剩余的最后一丝力气,帮我把安全带解开,然后把我推出车外,接著她自己就陷入昏迷。所以我在车祸中只有腿部受伤,但是大姐却因为留在车内,因此被严重烧伤。” 听完秀贤的解释,沈杰终于明白车祸发生经过大概。“这么说来,你的亲人,”他的口气放柔,有一丝不忍。“现在她们全都离开你了。” 秀贤点头。 她没有表情,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是瘦小的脸蛋、纤细的身材看起来却很柔弱。 沈杰突然对她产生一种怜惜的感觉。 “你太瘦了。”他突然这么对她说。 秀贤抬起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的意思是,”他跟她解释,也跟自己解释:“现在你一个人生活,要更坚强、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谢谢。”秀贤淡淡地回答。 “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告诉我。” 秀贤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沈杰继续问她:“你刚才提到孩子,秀慧的孩子,最后生下来了吗?” 秀贤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才点头。 “那么现在这个孩子──” “孩子很好,他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过正常的生活。” “陆拓,”沈杰追问:“难道他不知道孩子的事?” 秀贤凝望他,然后对他说:“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沈杰先点头。“你说。” “不要把刚才我对你说过的话,告诉陆拓。”秀贤要求他,也等于回答他刚才的问题。 沈杰愣了一下,然后才回答。“好,我答应你。”他虽然同意,内心却感到一丝不妥。 “你放心,迟早我会告诉他孩子的事。”秀贤道破沈杰心中的疑虑。 沈杰屏息。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我希望你能保密。”她解释。 “我知道了,我已经答应你,就会做到。”沈杰跟她保证。 秀贤终于露出笑容。“谢谢,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沈杰也露出微笑。 自从知道秀慧过世后,这几天他的心情一直很糟。 但是现在跟秀贤见过面,他的心情好像又开始变好了…… *** 离开咖啡厅之后,秀贤没有答应沈杰开车送她,她一个人独自在街头漫步。 因为跟沈杰谈过去的事情,她心中又充满了对于大姐的回忆,于是感到心情有一点低落…… 在街头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附近出现一个小公园,秀贤觉得小腿有一点酸痛,于是很自然地走进公园,最后坐在公园的小秋千上休息。 一颗篮球突然掉落在她身边。 秀贤捡起篮球,左右看了一下。 “姐姐,那是我们的球。”一个小男孩跑过来对秀贤说。 原来,这颗篮球是在公园里打篮球的孩子们掉落的。“来,给你。”她笑著,把篮球交到孩子手上。 “谢谢!”孩子兴高采烈地捧著球跑回去。 秀贤原以为是一群孩子们在打篮球,但当她的眼光追随孩子跑回去,却发现是几个坐在轮椅上的成年人,跟这个孩子在打篮球。 其中一个成年人朝秀贤点点头,露出一个阳光般充满活力的笑容,接著几个人么喝著,坐在轮椅上的人一手推著轮子、一手运球,跟孩子的小脚比快,个个都精力充沛地在篮框下争球。 秀贤静静地坐在秋千上看了很久,慢慢地,她被这一幕充满生命力的画面感动了。 她忽然领悟,真正的残障是内心的匮乏,外在的遗憾并不能剥夺人类追求快乐的本能。 移开眼,她慢慢闭上眼睛…… 已经很久,她不知道快乐是什么了。 刚才看到这些人跟命运挑战的时候,虽然受到鼓舞,但为什么她心口的压力还是感觉到如此沉重? 手机突然在这个时候响起。 秀贤疲倦地、缓慢地从提袋里拿出手机。“喂?” “你在哪里?”陆拓问她。 她看了四周一眼。“我不知道在哪里。” “不知道在哪里?” “我刚才散步,到了一个小公园,然后在这里看别人打篮球……我不知道这个公园在哪里。” “附近有路牌吗?” 她想了一下。“走出巷子,外面好像是南京东路三段……我也不确定。”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好,你等我!” “什么?”秀贤眨眨眼,她想再问话,陆拓已经挂掉电话。 她莫名地瞪著自己的手机,心中掠过几个可能,但都被自己一一推翻…… 他不可能漫无目的,在南京东路旁的小巷子里找人吧? 不管多少个不可能,最后,这些否定都被事实推翻! 半个多小时后,陆拓真的出现在她面前。

TAG标签: 投注网址大全
版权声明:本文由世界杯网上投注正规网站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怀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