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纯爱剧?神话剧?

2019-08-04 06:01 来源:未知

其实一直以来,对纯爱剧不是很感冒,木村大神与志玲JJ的纯爱剧,都没有看的欲望。我开始是看《与恶魔契约的女人》,看了第一集,没有继续往下;《第二处女》很欣赏铃木京香的优雅知性,接连看了几集,到了第四集就停住了,只有《流星》让人欲罢不能,恨不得一口气将之看完,一周的时间显得漫长,一旦出新,让人紧追不舍。
去年年底到年初左右看《不毛地带》,竹野内丰虽是老牌帅哥,和在《boss》里一样留着络腮胡,man是很man,不过不够主角抢眼。在《流星》里看到的他刮了胡子后是美男迟暮,沧桑了许多。不过他很好的表达出了那种内敛、稳重、踏实的感觉,很有担当的感觉,不轻易流露自己的情感,但是眼神中的关切、对妹妹的爱护,一副好大哥的样子温柔厚重,是让人信赖的好人。在本周结束的一集里,莉莎和玛利亚一起进了手术室,健吾眼里流露出对莉莎的关心,很克制又恨好温暖啊!在本句中,竹野内丰给了人不同的感受,他并不是只是青春剧的帅哥,参演月九剧年纪虽大点,演技上但他有足够的厚度应对。
上户彩一贯演些嬉皮的傻大姐类型的角色,在《流星》中为了偿还哥哥的欠债而到风俗场所打工,所谓的出卖自己的身体赚钱给哥哥还债,她哥哥的出现就像个恶魔,摆脱不了的噩梦,可那是自己的哥哥,怎么能生生的推却呢,所以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成为哥哥敲诈钱财的样板。
莉莎渴望真爱,渴望像普通人一样真真实实的生活,这是奢侈的事,她想过轻生,而急需有人为自己妹妹换肝的健吾救回了她,并支付了300万日元,成就他们的契约婚姻,只为她能提供肝脏给妹妹玛利亚,其实看到这里,本来这是个不道德的交易,用金钱换器官的勾当,被纯爱的题材,被男女主角美好的外表的掩饰下,健吾母子对玛利亚深深的爱的掩护下,显得那么的让人接受,莉莎本是可怜女子,活生生的无奈地为了钱同意接手术割肝救人,并且最后她也是真心想救玛利亚,她是个极其善良的女子,够伟大。
健吾也是个善良的男子,也许这是到了没有办法的办法,不想玛利亚年轻美好的生命像流星般刹那消逝,等待脑死亡的遗体进行移植的几率太渺茫,他百般无奈的想尽了其他办法,莉莎的出现是他唯一的办法,他的家人在良心上也会觉得对莉莎有所亏欠吧,并不是那种我给了你钱,你就要拿出你的肝。如果提供不了,既然契约了,那钱还是你拿去,那是健吾的背水一战。莉莎也符合移植的条件,不过好事总是多磨,莉莎那哥哥百般的阻扰,他是出于爱护妹妹呢,还是想多折腾点钱出来呢?各位看官也大致看的出来,一半是出于大概有点恋妹情结,一半还想多搞出点事端来,56把那个奸诈狡黠的莉莎哥哥表现的出神入化。

  于我,竹野内丰最帅的时候不是在beach boy,而是在GTO中冬月老师家里的墙上。Beach Boy中热情的樱井广海更能捕获少女的心,GTO里鬼冢英吉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自然而然我饭了反町。那竹野内丰呢?是不会因为他是主演而去看那部日剧的。《流星》纯粹是个巧合。

《流星》这个契约爱情故事,带着上个世纪的痕迹。那是纯爱题材的黄金时期,漫画家柴门文、编剧北川悦吏子和导演永山耕三一统天下,《东京爱情故事》、《同一屋檐下》、《悠长假期》、《恋爱世纪》收视率好到被称作“收视怪兽”。
如今大热的是东野圭吾的推理剧,是无厘头的脱力系,纯爱剧早已惨淡多年。富士台肯让《流星》这样的温情纯爱剧上黄金档,而且起用的是大叔级的竹野内丰,需要多么强大的定力啊。舆论认为他这个年纪显然不再适合演纯爱剧的男主角了。
没想到竹野内丰演得真是好,他自然而温情的演绎,带活了这部温馨小品,看着他,完全不相信《Boss》里那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同是他演的。在竹野内丰的带动下,小美女上户彩也有超常发挥,比她演的《情定大饭店》女主角、《李香兰》都进步太多。
这个男主角叫健吾,水族馆工作的平常男子,有一个生命垂危的妹妹玛利亚,急需做肾移植。依法律规定,为避免器官交易行为,只有家人和直系亲属才可以捐献。家人无一适合,而与妹妹同是A型血的未婚妻又不肯捐献,落荒而逃。健吾无路可走,对偶遇的A型血女孩梨纱说,嫁给我吧,我给你300万,你为我妹妹移植一个肾,手术结束后我们立刻离婚,各不相干。
小女孩不是善茬。从小与骗子哥哥一起长大,为替哥哥还债,正在夜店做女公关,什么人没见过。“如果配型不合格呢?钱不用退给你么?”不退。成交!
然后就是纯爱剧、偶像剧颠扑不破的铁律了:凡是契约结婚,最后都会变成真爱。再互不来电、根本不在同一个频道的两人,也会因为一点一点的了解、吸引,慢慢变成爱。即使一切的开始本来是一场交易。开始时都是假的,后来慢慢都变成真的。
梨纱的出现,让未婚妻顿时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她来找健吾,要跟他恢复婚约,要为玛利亚捐肾。
他怎么办呢?我在替他为难。他对谁说出“我爱你”,也意味着同时说出“你来为我妹妹捐肾吧”。这究竟是在付出爱,还是在获取呢?
在他关心的女子和他的旧爱之间,他要如何选择?选择任何一个,都注定要伤害另外一个。这让他如何是好?两个女人对他都如此重要。
但是,他没做选择题。他只是设身处地,将心比心。“你有这样的心意我很开心。但是,你说做捐赠者,其实是在为难自己吧?我很了解你。对不起,我没法和你结婚。”
真是不是能算的。人世间,太多东西是投入产出比无法计算的。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看似巨大的回报,其实也是荒谬——谁敢说此时的涌泉,就大于彼时的那滴水呢?
对人性,他有清醒的了解,同时亦抱持着相当坚定的信心。即使未婚妻不肯捐赠离他而去,他除了默默接受,也并无怨尤。话特别少。要逼着问,才能挤出来几句。只说结果,不说原因。只说结果,不说过程。硬挺着。
去梨纱哥哥那里,只说一句:“梨纱在吗?请把她还给我。”
面对梨纱,也只说一句,“我希望你能回来。”然后把家门钥匙放进她的手心。
妹妹说:宁可死,也不要接受那个为了钱而嫁给哥哥的女人的移植。他不说你不要浪费我的好意、不移植那300万人家也不退了,只说,一定要相信梨沙。
只凭对于人心的相信,一群人互相拥抱着取暖。梨纱也是,那么烂的哥哥,她也不肯放手;医生也是,搞不好就身败名裂,不能做医生了,还是决定“我们要好好支持玛利亚和梨沙”;健吾的妈妈,把丈夫与小三的女儿玛利亚视如己出……
莫非,世界,就是我们想象中、期待中的那个样子。如果它还不够好,是我们还不够相信?
相互拥抱取暖,是人类本能。但怀疑,也是本能。“清洁感观赏植物式熟男”健吾少了这一点怀疑,成全了这一个提纯的、理想的纯爱故事。平淡的男子,眼神坚定深情,从不慌张,踏实得像大地。他的内心如此强大,成为《流星》中最强的神话。

既然是纯爱剧,他们之间必定有爱,那爱就一点点在契约婚姻的相处的日子里萌芽,谁先动心不要紧,那情感的流露非常的自然、健吾的责任感、将对莉莎的怜惜同情转化成了割舍不开的关爱;莉莎缺的就是份正常的爱,也许最稀缺的就是她最想得到的,自己兄妹之间被榨取金钱的关系,在健吾家和睦温暖的兄妹情和家庭温暖面前显得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莉莎开始表现的像刺猬一样的伪装被和暖的家庭氛围感召下回归平常,她本来也是个善良可爱的女子,正如剧中所说,冰之精灵。真希望有健吾暖暖的爱融化她整个人,他俩能幸福的在一起。

  很多时候,他慢慢的转身,神情看不出是悲伤还是喜悦,嘴里嘟囔出一个含糊不清的“嗯”。即使在最绝望的时候,和身份不明的陌路人莉莎签了合约结了婚,却被医院告知因婚姻有买卖身体器官的嫌疑不良不准许莉莎的捐肝,在医院的走廊里,神谷医生从背后叫住他,停步,慢慢地转身,默默的绝望从背和肩的移动中传达出来……这个木讷迟钝的男人也没有一点激动和爆发,还是轻轻的点一下头,礼貌的作出回应。换作是别人,早就崩溃了吧!

TAG标签: 投注网址大全
版权声明:本文由世界杯网上投注正规网站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纯爱剧?神话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