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层层剥掉 ——《浮沉》

2019-08-29 06:02 来源:未知

人:我们必须拥抱魔鬼吗?
神:否则你又怎么治愈他?事实上,并没有一个真的魔鬼存在。

《浮沉》是最近看完的电视剧。
打的宣传语是白百何出演职场啥啥啥(对不起新闻忘了百度半天也没搜回来)。她饰演的乔莉是全剧的线索性人物。以她个人命运的改变穿起方方面面的人物。
乔莉本来是美企赛思中国的总裁的秘书,有自己的男朋友,却在上门拜访后受到奚落,第一集里这是第一次乔莉展示人物特质1:伶牙俐齿。狠狠反击了黑白不分的男友和嫌贫爱富的男友妈。励志要做一名销售。被即将离任的总裁一时善心,转调到了销售部。——这是乔莉第一次命运的转变。也第一次被推到一个尴尬的境地:不被人待见的开始了销售生涯。
生涯开始之初,遇到了接任中国区总裁的何乘风,以及他挖角过来的销售总监陆帆。

《浮沉》看完快半年了,当初吸引我目光的熟男魅力值爆表的大叔厂长、怀揣着希望独自在异乡打拼的女大学毕业生以及他们之间的爱情、两家竞争公司的形形色色的人物在我心中渐渐模糊得只剩下张嘉译和白百合这两个演员的名字,至于角色——唯独一个人的名字在我的心里越刻越深,他就是于志德。
        “每一位学习经济学的同学,都要时刻把自己想象成西西弗斯,这位希腊故事当中的悲剧人物,他每一天都在重复着同一个工作,就是推石头上山。推石头上山哪,谈何容易啊。而且,每一次他快要到达山顶的时候,那块石头又会滚下山去。故事当中的西西弗斯,他最大的梦想是把石头放到山顶,而你们要做的,你们要保证这块石头继续地滚动,不管它是从低处攀爬,还是从高处坠落,你们要确保它一直是运动着的。这项工作也许永远没有尘埃落定的那一天,但是在我眼里,这恰恰是经济学的魅力。同学们,我希望你们今后学会享受推石头上山的每一天。”讲台上一位大学经济学老师,对即将毕业的学生们微笑着倾吐了这番话——这就是于志德的出场。
        大学老师于志德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市长女儿的丈夫、市长的女婿。每当同学聚会的时候、每当市长和市长女儿需要他配合在公共场合露面的时候,旁人都会投来羡慕的眼光——多么标准的人生赢家啊。没过多久,于志德凭借市长女婿的身份空降王贵林任厂长的晶通厂,手握7亿资金的使用权,负责国企改制的事情。于是两家公司就此围绕争夺于志德的欢心展开了商战。
        但是很快就能发现于志德的婚姻家庭生活并不幸福。在外他是众人追逐的国企老总,在家里面对妻子和岳父却要低三下四、忍气吞声、惟命是从。这是一个看上去豪华,却处处弥漫着阴霾的家。
        “爱我爱我爱我吧,想你想你想你啊,傻傻的我等着啊……是你是你是你吗?想我想我想我吧,蠢蠢地带我走吧……”温柔的音乐声响起,我看到于志德脸上挂着幸福温暖的微笑轻轻走进一间房——是谁?让职场上面容冷毅似冰霜、家庭中始终扭曲着表情的于志德脸上写满幸福、轻松和疼爱?他轻轻地吻了她的脸——不是他的妻子,是另一个女人。
        没错,她是于志德的情人。但她不是清纯的嫩模或者二十多岁的、男人为了满足欲望或虚荣而存在的小三,而是一个同样三四十岁的女人、于志德的初恋情人——段芹。
        从这样温馨温柔的场景中,我们看不出一丝阴影,两个相爱的人,卸下防备彼此相对。在这样的黑夜里,于志德终于有了一个可以憩息的温柔乡。
        但是幸福对他们而言,却是真正的遥不可及。
        对于段芹,我第一次放下了对于一个二奶、小三应有的厌恶和仇恨。她是于志德的大学同学、初恋情人。她等着于志德毕业后就娶她为妻的承诺,没想到等来的是于志德抛弃了她去追求市长的女儿并成了别人的丈夫。段芹的父母去世后,他们又走在了一起。多年的等待换来的不是白色的婚纱,而是作为他的情人,偷偷摸摸、不能见光地生活着。段芹所拥有的一切,她的房子,她的工作,她的一切,都因为他对于志德的坚守而在岁月的风干中变得易碎。
       他们不能见光地生活在一起,在段芹的公寓里,在于志德微笑着打开收听的汽车广播里。于志德给了段芹养尊处优的生活,和一份无法预期的等待。
       于志德对段芹的选择,正是他对于人生的选择。于志德放不下对名利的执着,所以面对婚姻,他选择了并不爱的市长女儿,放弃了自己深爱的初恋情人段芹。虽然于志德在大学课堂上挥斥方遒地教育学生要享受每一天,而现实中的他,却在过着完全相反的生活——他忍耐着每一天的煎熬、忍耐着妻子的冷漠和岳父的强势,把自己期待的幸福推向遥不可及的远方。于志德想象中的幸福,就是在赚够了钱之后,带着段芹移民国外,“去加拿大,在海边抱着你看夕阳”,这是于志德描绘给段芹看的幸福蓝图。
        段芹是个很善良很傻的女人,她独自度过无数寂寥黑暗的时光,把一个女人最宝贵的青春都奉献给了于志德。但她也并非毫无防备。安全感的缺乏使得她在和于志德相处的过程,随身携带一支录音笔,这也埋下了于志德和她之间信任危机的伏笔。
段芹想要的,无非是于志德能给她一个家,然后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但是于志德却放不下对名利的追逐。记得有一幕,段芹和于志德一起翻看学生时代的照片,看到他们刚恋爱时请人拍摄的一张照片,段芹脸上回忆的甜美表情迅速转为无法言说的落寞和伤痕:“那时候我们说好第二年就去照一张……”于志德接过话说:“婚纱照。”然后于志德又给了她一个看似近在咫尺其实远在天涯的承诺。
        中年的于志德,衣冠楚楚,优雅不凡,他终于从一个晶通的小工人,成长为一位“成功人士”。他的独特品味让想讨他欢心的公司捉摸不透,他用六位数的钻戒抚慰段芹一直被笼罩在阴影下的心灵。他似乎拥有着世人羡慕的一切——名表、名酒、高职、高薪,还有光鲜亮丽的家庭。但是段芹却哭着对他说:“……那时候的你,还没有为了当官去娶一个你不爱的女人,没有为了金钱放弃做人的底线,而现在我们穷得只能靠幻想来生活了”。
        整个剧中,于志德一直在暗中安排移民。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整个事态往不利于他的方向发展着。于志德越来越捉襟见肘,他开始准备贪污,并公然索贿,只为尽快完成他心里对于“移民去国外度过余生”的美好幻想。毕竟,在段芹把青春奉献给等待的同时,他也把最宝贵的青春耗费在了对名利、地位、权力、金钱的追求上,所以即使在段芹要离开他的时候,他也没有放弃移民,因为他也输不起了。
        第24集的开头,于志德去找一直以来帮他办理移民的小雷咨询,然而公司已经空荡荡得只剩下小雷一个人了。小雷说,等过完年,准备把这个公司关了,干这一行,一颗心始终悬着放不下来,累了,不想这么过了,我想考个导游证,去带个旅行团什么的,钱虽然赚得不多,可日子总比现在过得踏实啊。
        小雷甫说完,于志德就摘下手上的陀飞轮手表递给小雷:“这块表你留下吧。这是我买的第一块陀飞轮手表,十年前买的了,有点旧,你别在意。知道陀飞轮是什么意思吗?手表陀飞轮的设计,就是为了克服地球吸引力对钟表精确程度的损失,简单地说,它的存在就是为了消灭那零点零几秒的误差,所以市面上凡是陀飞轮的手表,卖得还都是挺贵的。十年前我买它,我可是咬了牙了,那个价钱对我来讲也是天价。十年后,我收的那些表,掏钱的时候倒是没有那么心疼了,那些表技术上也越来越先进,价钱也越来越贵,可就是……戴表的这只手越来越廉价了。我经常看着这些表问自己,我每天做的这些事到底是为什么……你的选择没错,所以这块表你还是收下吧,不要用自己的时间去换这些东西,换那些不值得拥有的东西。”
        背景音乐响起,渲染出悲凉荒芜的气氛,于志德走出移民咨询公司,他西装革履的身影倒映在光亮的地板上,显得尤为落寞。他回首接受了小雷的一声“珍重”,然后缓缓走出了镜头——这是一个四十多岁“成功”男人无比凄凉的身影。
        看完这一幕,突然想起那首《陀飞轮》。以前看不懂它的歌词,现在我全明白了:
        “然后突然今秋/望望身边/应该有已尽有/我的美酒跑车相机金表也讲究/直到世间/个个也妒忌/仍不怎么富有/用我尚有/换我没有/其实已用尽所拥有
        曾付出/几多心跳/来换取一堆堆的发票/人值得命中减少几秒多买一只表/秒速捉得紧了/而皮肤竟偷偷松了/为何用到尽了/至知哪样重要
        劳力是无止境/活着多好不需要靠物证/也不以高薪高职高级品搏尊敬/就算搏到伯爵那地位和肖邦的隽永/卖了任性/日拼夜拼/忘掉了为什么高兴
        记住那关于光阴的教训/回头走天已暗/你献出了十寸时和分/可有换到十寸金/还剩低/几多心跳/人面跟水晶表面对照/连自己亦都分析不了得到多与少/也许真的疯了/那个倒影多么可笑/灵魂若变卖了/上链也没心跳/银或金都不紧要/谁造机芯一样了/计划了照做了得到了时间却太少/还剩低/几多心跳/还在数/赶不及了/昂贵是这刻/我觉悟了
        在时计里/看破一生渺渺……”
        于志德的前半生生动地演绎了黄伟文的这首《陀飞轮》。离开加拿大移民咨询公司的暗夜里,于志德的倒影显得多么悲哀可笑——在卖了任性、用尽了所拥有的青春、时间,处心积虑、日拼夜拼地奋斗了大半辈子后,他得到了美酒跑车相机金表,得到了高薪高职高级品,得到了世间个个也妒忌的家庭背景,可他仍然不怎么富有——变卖了灵魂,忘掉了为什么高兴,他甚至想通过贪污巨款来购买一幢豪华别墅以容纳自己空乏的灵魂和一颗不再跳动的心……他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于志德最后还是失去了一切——妻子和岳父为求自保和他断绝了关系,段芹因为不想再过刀尖上的日子离开了他。于志德进了监狱。穿着蓝白条纹的狱服,他对前来看望他的王贵林说:“我以前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现在终于过上了人过的日子,我终于能睡上一个好觉了。”于志德的这数十年,我理解为死亡——生中之死(death-in-life),因为他为了金钱地位这种只是为了支撑人类社会流转运行而存在的、本身并不能构成人生本质的东西耗费了时间牺牲了快乐。尽管段芹背叛且出卖了他,他仍然视段芹为唯一的亲人并想办法寻找她。也许段芹在他看来就是一颗琥珀,一颗保存了他在出卖自己的灵魂之前、扑通扑通强有力跳着的心脏的琥珀。
        如果时光倒流,于志德会选择放弃对所谓志向(没有真正的心动和价值认同的东西,只不过是打着追求志向的幌子而进行的追名逐利)的追求吗?会勇敢地携手他真正爱的女人度过这十数年吗?那样选择的他,也许没有今天的地位,买不起名表、喝不起名酒,也无法送给段芹六位数的钻戒,可是他能快乐地笑、痛快地哭,能牵着爱人的手在阳光下散步——以心跳为引擎地活着,而不是以名利和幻想为虚幻的目标活着。
        当初看到于志德落马时的快感已经全然无踪,因为这个男人正是现实生活中无数人的写照——甚至我自己,也是一个于志德。以为贪污受贿蹲大狱的于志德离我们很遥远吗?不。当我们为了好就业去学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专业的时候,当我们为了钱或者说安稳生活的保障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的时候,当我们为了一个稳定体面外表光鲜的职业去从事无法给我们快乐和满足感的工作的时候,当我们忘了生活而只是生存的时候,每当我们遗漏了自己的心跳的时候……我们都是一个个于志德。我们也许不会遭受牢狱之灾,但生命和时间的惩罚却始终伴随着我们。我真心地祝福于志德余生能找到他生命中的陀飞轮手表,能找到段芹,和她成立一个普普通通但幸福温暖的家庭。能重新拾回遗失在时光长河中无数怦然心动的瞬间,能找回自己的心跳和真正值得用时间和生命去换取的东西——真正重要的生命体验,不再把美好的期待推向遥不可及的远方,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现在就是永远,不要再迷茫、再徘徊、再停下来,不要让自己的心孤单受伤了,再没有痛没有苦难,狠狠去爱、去痛、去温暖自己的人生吧。

                                       -----摘自《与神对话》。

这时,赛思正预计和日企sc抢夺一笔7亿的订单:江州市的国企晶通改制需要的软件服务。故事围绕晶通改制、两家外企争夺订单开始了情节的推动和人物的塑造。
晶通的核心人物,也是我认为的这部戏的主角:有着丰富企业工作经验和大学教授头衔、多年致力于国企改制研究的副市长女婿、晶通子弟于志德和苦撑许多年晶通的现任厂长王贵林。
赛思中国的核心人物,就是何乘风、陆帆。
sc的核心人物,日本人土井、土井的下属兼地下女友车雅尼。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眠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浮沉》看了两遍,一时说不清心里的感动是从哪里来的,理性还在戒备,道理还在筑坝,回头一看心不见了,它偏离大道兀自前行,它失守了……它记住一个人---于志德,一个很难用简单的几个词几句话去描摹的,‘坏人’。想想越是复杂多棱的人物,越是让我们无法轻易对其下定语----迷途谋师于志德,迷惑惑沉甸甸苦哈哈一枚盐渍腌橄榄,够人慢慢嚼上好一阵子……

A。剥开
1、陆帆
故事开场,陆帆绝对是高富帅代表,在酒吧意外见到乔莉尴尬相亲并被对象嘲笑,拔刀相助,和乔莉有暧昧情愫。一开始的陆帆是分数很高的。但是随着故事情节的推动,他一次次的出于公司的利益——订单的考虑——个人的得胜心等要求,将乔莉推到前面冲锋陷阵当枪眼。直到最后借由他自己的嘴说出,他觉得每次和乔莉对话,既要说服她这是出自于销售的必须赚钱的要求,又必须要说服她每件事道德上的合理性,很累。他最后更是直白的说,他只是暂时的把人的善良热情放下,去追求现实的东西,等到满足了现实的需求,他会去拾起那些善良。陆帆这个人物是一个随着故事推进而让人一次次失望、看穿的形象。外表光鲜,内心现实。

于志德是《浮沉》中最出彩的一个灰色人物,他背光而生,向光而生,他矛盾分裂,双重生活,他活在道德高压线之内,游走在法网边缘,玩弄权术于股掌,心却走钢丝般悬空两不落……他的隐忍和强悍融为一体,他的贪恋和内疚相互冲撞,他的白天与黑夜犬牙交错……

2、何乘风
与其说何乘风的所谓剥。不如说是我觉得的,这部剧的另一个希望去借他的口,去说明的感受(当然,这是剧的观点,并不一定完全正确,暂且不论),那就是无论你花费多么大的努力,最终你仍然只是美企在华的一个可利用工具,而无自身最大价值的实现可言。这是他这个时时聪明,判断老练的高管身上的可悲之处。

▲白天---他是经济学教授,副市长女婿,空降国企的负责人,受人尊敬,被人羡慕。

3、张副市长
作为于志德岳父的张副市长,是于志德意得志满的一部分台阶,也是于志德过的憋屈的主要障碍之一。他运用个人影响力,将晶通改制的带头人,从王贵林改到了自己的女婿于志德。他卸任前为了保证顺利,几乎直白的说即使晶通改制引发工人下岗的社会问题,也不能在自己任内爆发。当于志德出事,他第一个举动,是壮士断臂一样的将检举信转送给市里的刘副书记、安排女儿出走得以自保。尽管没有正面描述,但是于志德临被逮捕之前说要检举张副市长,说这是为王贵林扫平了最后一个障碍,就已经轻描淡写的剥下张副市长那高高在上的正经面目了。

谈判桌上,于志德是一个心机缜密,目光狡黠,从容不迫的猎手,那种自信,一看就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会土井总监,男人之间的PK,‘三文鱼说’不动声色却霸气逼人,儒雅里透出份量;出海品酒过招,陆帆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于志德眉毛都带不挑一下,神态优雅甚至慵懒的说起了当年曾喝过的一九四五年份的红酒---木桐,陆帆瞬间无地自容,气度就此落了下风,陆帆在于志德面前,还是嫩了点,一个正期待惊涛骇浪,一个轻舟已过万重山;赛马场谈马经,于志德一语双关,暗藏机锋,丛林之王般的霸气,他的黑眸冷清盛光,又深潭般沉稳笃定,融蚀对手,融化女人。他的实力,被沉稳的底色衬着,那个酷啊~~~

4、于志德
 于志德也是一个光鲜的人物,出手阔绰,审美高端,品味和口味都很好,尽管成了副市长的上门女婿,但是对自己的老情人情深似海。但随着剧情的深入,正如他情人段芹自己所言,他只不过,是借着“给情人更好的未来”这样的许诺为旗号,去遮掩自己的物质欲望。他只是在自己拧巴别扭的生活里找到期求回到那个他和段芹过去的办法而已。情人只是个幌子。所以不论他开场时多么高的品味与审美情趣,最终他都得在跑马场上赤裸裸的写下五百万的数字作为要价。
当故事进展到后半段,亲手举报导致他入狱的王贵林前去看他,于志德仍然坚持声称自己不论贪污多少,但对晶通改制的方向从来没有错过。因此可以得出他从来不会认为改制会彻底成功。这一点也暴露了他没有站在晶通位置思考问题,早已与王贵林分道扬镳。他甚至认为王贵林迟早也要进监狱,从这样的心理历程来看,他注定会贪污。

有些美属于上帝,凡人无能为力;也有些美只属于某些人,上帝同样无能为力。

B。矛盾或者说复杂性
1、段芹
如果说于志德因为作为幌子所以对段芹好,那么段芹的感情也并非因此而反衬的纯洁与高尚。当她得知于志德是偷偷计划携款潜逃时,她也很聪明的为自己做了打算,推迟签约为法人的时间,担心惹祸上身,对于志德避而不见等等等等。他们的感情早已经在扭曲的关系、漫长的等待、一次次的辜负与原谅之间,变质了。错的事,开始就是错的,不会因为任何理由而变正确。

想那木桐酒缓缓入杯……真实与虚幻融合的惑人波光,不过是为了给于志德的眼神押韵的。

2、车雅尼与土井
土井是个暴烈的日本主管,对下属经常辱骂。但这样一个人居然塑造他最后是在医院一瞥就喜欢上了热情助人的女医生。车雅尼一开始表现的对土井无比忠心、热爱。但因为一次次的失望,选择了狠狠的报复土井。但是当她得知一败涂地的土井跳楼自杀,她的表情并不算的上开心。错的事,会因为失控而掩盖掉里面对的那些以前。

这是一个风度翩翩,品位高端,拥有外圆内方世俗智慧,深得博弈之道的精英式人物。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别人要什么,他太优秀,也太透彻,所以也够狠,够决断。

3、于志德与王贵林
唉,不说了,相爱相杀。

▲夜晚---回到那个‘家’,他是一匹隐忍的独狼,苟活在亲情的荒漠中,‘家’对于他,是横平竖直的等级制度,是践踏,是顺从,也是踏板。或许他们最初也温热过,可爱岂容骄矜?他的婚姻,是干柴烈火的反面教材,是无关爱情的外围之事。

C。故事主角的圆满结局?
我觉得这部剧的第一主角可以说是乔莉,但是着墨最重、刻画最费笔力的是王贵林。一路上王贵林先沉后浮,很多事情的处理很合适,比如如何处理乔莉面对的职场性骚扰,如何处理去见张副市长时他心知肚明的于志德的回避,如何处理厂子里有些人的望风而动,等等。人物刻画比较丰满,最后也成功解决了国企改革常常面临的被动局面,在质疑声中成功完成了晶通改制转型,上市,最后还功成身退,扯了结婚证(笑),绝对算是圆满结局了。
如果说故事是借由何乘风-陆帆与乔莉的对比,加上sc一条线上的外企争夺,力求双线正反对比,来刻画外企光鲜外表下逐利本性的贪婪,那么,晶通一线上,正是用于志德-王贵林-方卫军等角色的多角度的对比推进,来刻画国企改制的阻力困难与希望。王贵林象征的自然是主旋律或者说主流价值观下,我们希望看到的一种改革的希望与方向了。那么两条线的正面典型,乔莉与王贵林的结合,自然是皆大欢喜啦。

怎样理解副市长千金这个女人呢,她活得真是威武,就是要活在面子里,去他的真爱吧,于志德这样魅力值高到外星人水平的,只是她和父亲面子工程一部分(严重怀疑张丽雌雄同体),太阳照不见的东西老娘我眼角都不瞧一眼。她表情矜持,自视极高,她凛然难犯,咄咄逼人,她的唇角是紧闭的,她的身体是封闭的,她对丈夫是封闭的,强势的,俯视的,也许婚后的于志德才明白,比起一个女婿,她和她的副市长爹更需要一个替他们出头的傀儡,炮灰。

尽管我觉得演员演绎的挺好的。但是私心仍然认为,其实也很有可能,晶通的单子做完后,他们桥归桥,路归路。
但是电视嘛,如果不给人以希望,看它做什么?

于志德岂是池中物?以他的高傲居然学会了隐忍和求全,因为他想要很多,事业,金钱,爱情,品位,理想……一样也不想放弃,观众看不过眼的,他都能忍,他不与她发生情绪上的对抗,受到羞辱的时候,也只默默转过身去,等再转过脸的时,表情如旧,一个情绪的接缝口都看不到。他善于克制,善于等待,善于忍辱,日子久了,他的体内好像生成了某种抵御伤害的结缔组织,连接招的兴致都没有了。而成功的渴望,温暖的渴求,它们瞒过了她,向光而生,把他变得越来越强韧,精明与贪恋又将他的命运变得不可捉摸……

                                                                    2012-7-24 17:14

▲他还有一样属于夜晚---爱情。

孤独的心必是充盈的心,充盈得要流溢出来要冲涌出去……他与初恋情人段芹之间漫长的相互给予又攫取般的爱,就像寒夜里怕冷的人想接近火堆……爱情没有高低尊卑,就像每种光波都有它存在的理由,合约之爱、柴米之爱不见的总比精神之爱更理直气壮。他们相溽以沫,相掬以湿,互相壮胆,彼此取暖。

官场职场诱惑不断,而在感情上,他太清洁太不轻许,小芹就是他全部的杂念了,‘我的初恋,单恋,热恋,黄昏恋,都是你,一直都是你’---他一次次的这样说,好象只凭自己做得了主似的;他说一直在努力,他答应一定带她离开,很快就离开,然后永远在一起---他一遍遍这样说,好象只凭自己做得了主似的。在他爱也爱他的人面前,他是最甜蜜温柔的爱人。他有你想也想不出的温柔,别人花再大的力气也模仿不来的温柔,他的温柔足以淹没你的头顶,细棉布质地,沉没般温存,又十分孩子气,难怪总有人说当男人真正投入爱情时,就会变成大男孩。我被感动了,象于志德这样一个忍辱负重,高度密封的男人,真的需要段芹这样一个温柔如水的女子,来融化他的内敛,让他减压,回暖……

一开始看到他俩的又热又粘,我有点替他们难为情,这个‘味’似乎已到了边缘,再重一点就是‘腻’了……再一想,热度和阻力是成反比的,爱情受到阻碍,反而会增加强度,这道理,爱过的、靠阅读获得二手经验的人都会明白,爱一个人,本来心里就是甜蜜加上痛苦,再加上人为阻碍、多年不能见光的等待,更会加深爱的浓度。同时让痛苦更加难以承受。

(一直以来都觉得,飞剧的感情戏部分,角色魅力总会跟他个人的演技气质形象密不可分,与爱情,却关联不大。实话说相对别的部分,我一向不大喜欢看他的感情戏。《浮沉》这次却不一样了……志飞老师演的实在是太好了太感人动人了,有深度有收敛有爆发!既然剧中于志德的命运也跟这段感情也分不开,于是,想大着胆子说说于帅的这段爱情……)

▲海面星空---

弗洛姆说:‘爱情与成熟度有关,与完整的人格有关’-----其实看起来不成熟不靠谱的爱一样动人心魄,原来黑夜的海一样很美。那是‘海面星空’下的于志德和段芹,这一段它真的幸福,因为它真的单纯。

所有的爱情,都是一场盛大的催眠,海面星空下,他看起来美好又温柔,眼睛生发出一种梦幻之光,那是一个男人最迷人的时候,美好得令人从粗粝的世界中放松下来,心象春水一样软下来,退回到内心……那一刻段芹一定觉得,这段爱情里所有的颠簸,所有的苦等,都是值得的,那样的体验,是一个不爱她的、平凡的男人无论如何无法給她的。那一瞬,爱像一颗琥珀,心满意足地凝固在最美好浪漫的时刻。

如果可以,愿上苍再预支给他们一段如莲的时光,哪怕将来有一天加倍偿还。

▲录音·信任---

于志德终于发现段芹的录音了。他独自猜度,自信全无。

“有时背叛并不是一个结果,当人们心里开始对自己提这些问题时,背叛的过程已经宣告开始”。他一直信任她,他一直在努力,她却不知道他有多难。当他第一次对段芹的信任发生怀疑,呈现出了全剧最惶惑沮丧的状态……喝闷酒晚归时斜靠在门边的那个孤独黑影,叫人心疼……他已经超负荷了,忽然连段芹也变得不敢信任了,这里还是那个他可以放松充电的地方吗?他不敢确定了,他快要死机了……他挡开段芹搀扶的手,第一次残忍地说‘我不相信你’……

爱情之脆薄易惊,犹如飞鸟,既不忍远去,又不敢降落,只能低飞,信任更是一种迎向他人的冒险,何况于志德本就是个悬空行走,貌似强大内力易受惊的人……

醉醺醺的于志德几乎是半强迫半恳求的要段芹签字那场戏,对话真是太刺心了!看似简单无心计的段芹,内里杂念丛生了,“你不是爱我,你爱的是你自己”---一个人说这种话的时候,实际上心里想的是自己,段芹以安全感为由开出签字条件:把钱全部存进自己账户。这时,爱情的滋润消失了,信任与牵制,利益和交易,一切写实的细节,带着尖锐的轮廓在强光下浮凸出来,就那么不加掩饰地横陈在不久前刚刚见证过‘海面星空’的观众眼前!--这杀伤力也太大了!

投注网址大全,男人和女人,他们是那样的不同,不能相互理解,但又相互爱恋,必然相互伤害。有时在伤害对方、让对方痛苦的时候,其实也是在认真的出力,这种张力和摩擦系数,确认了爱情的存在,也加重了它的质感。《浮沉》里处处是对峙,诱惑和背叛,但ta们确实曾经相爱,伤痕是验证码。

段芹少女时代的小小梦想,他一直铭记在心。他不想辜负他的初恋、热恋、黄昏恋,他想买下那样一座房子,让爱人不止心有着落,身体也有着落。他太懂得也太看重在荒凉的世界里物质的结实和厚重了。现在爱的是以前没有珍惜的,事实上,也是他对她的一种偿还方式吧?他纵是错过,回过头对初恋的凝视,疼惜,已是全身心没有后路的投入,抛开三观不谈,这已经是世俗生活中最大力气的爱情了。

所有的情有独钟,不都帶着几分执迷不悟?于志德还是选择了信任段芹,把心全都掏给了她:一套海景房,一把天堂椅,一只精心挑选的tiffany,面向大海,春暖花开,把一天抻成两天长,弥补浪费的时光----他要得其实很简单。官场职场中他荆棘密布,唯独在爱情里,却是枝干离离,清晰直白。

(初恋在文艺作品中、生活中从来都是难寻葬身之地的,但人心都是古典的,善良的观众一开始大都希望于志德和爱人拨云见日终成眷属,以成全世间一对美好的初恋。然而我们却被施了定身法似地只能干看着作声不得,眼睁睁看着这两人的爱情,就这么开始败坏掉了……导演好像特别懂得王志飞有惹人心痛的特异功能,特别偏好让他演绎被打击、被重创的不完美人生,以折磨他的观众为乐~~~(>_<)~)

▲机场吻别--

机场告别这段,一想起来就揪心……那道灰飞烟灭的眼神啊……

“那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跟我没有关系。”一向温婉的段芹,眼睛里全是唯恐避之不及的鄙夷、冷漠,那样的眼神,那样一种笑,是以伤害为代价的。

“走吧走吧,不留你了……”于志德终于放开了段芹的手,一步步后退……放弃吧,用分离去爱,用放弃去爱,放弃明知无望还竭力挽回的纠缠,放弃吧,自己赌上的东西太多退不出来了,哪怕是悬崖也要跳了!他看着绝望祈求中的段芹,表情痛苦,又拼命忍住,时间凝固了一样……突然于志德冲上前一把拽过段芹,用力凶狠的吻了上去……段芹泪流满面,热烈回应,又似乎不堪承受想要挣脱……他的心,被她熟悉的气息划出了血痕……决绝而又凄恻,缠绵而又激烈,他苍凉的告别之吻让整个城市几近窒息,因为克制与绝望的隐隐颤抖令隔着时空的观众也心痛莫明,怎么看怎么象是凐灭前的最后一曲---跌宕情殇,浓烈的……带着毁灭的气息……

“这张卡还是你留着,这些年你在我面前演的戏值这个票钱,可是,把我的爱留下。”---爱的深,爱的完整,弃的够狠,够决断,几句话就情断义绝,叫人死无葬心之地---说这话的那个人,却比段芹更绝望!

苍白的脸,灰白的唇,灰飞烟灭的眼神,自矜而又自伤的力竭……放弃吧,放弃曾经所有的爱都集中投向的这个也许并不值得的女人,放开埋藏的仍不舍放弃的支离破碎的情感……心碎了,一片片撿起來再嵌回去吧,牙咬紧了唇紧闭了,紧闭也许能够稍稍缓解疼痛吧……默默转身离开的背影,很悲凉,是失去,也是抛下,忧伤的大提琴曲更是雪上加霜……

段芹失去了最爱她的人……她低估了他的爱也低估了自己对他的伤害……

一段爱情里,如果只有幸福,呵护,甜美,只有顺利,建设,圆满,那是因为它没有遭遇到逆流暴风,因为它的钻头没有机会深入人性的深处,飞沙走石,激起沉积的渣滓:自私.占有欲,逃避.怯弱,摇摆.背叛……这些都是爱的有毒代谢物。悬空而行的爱情,背叛与爱共舞,在越来越急速的旋转中,背叛随时都会把爱情延切线甩出去!

寄出了录音(段芹绝对天生间谍料),撇清了自己,收拾起凌乱的心,把最后一缕郁郁的情绪底色抹掉,段芹走了。这是一个方向感清晰,懂得取舍和自保,能及时决绝撤离的女人。段芹--断情!“女人过于痴情则粘稠,过于薄情又寡义”---她也都占全了,她配不上那个专情而又浪漫,为爱可以飞蛾扑火的男人。

 机场‘吻别’这场爆发戏,他激烈观众暗涌,他的眼神能让摄影镜头破碎!

志飞用极富冲击力的肢体语言、低沉略带喘息的有些沙哑的嗓音、冷酷又几近疯狂的痛苦眼神,呈现了“一个人”从憧憬到梦醒失去到不舍痴缠到爆发决断的全过程!他的每根神经纤维都被情感鼓胀,每根眼底血管都被折磨充满,拔下戒指的动作,真疼……他是一个背影都有戏的人,一个转身,那种不得不放弃的悲凉和绝望,心头的风雷,完全被他的背影带出来了!他演绎了一个黑色的爱情故事,他演绎了人世间情感中某些痛苦到极致的……成分。

TAG标签: 投注网址大全
版权声明:本文由世界杯网上投注正规网站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层层剥掉 ——《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