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世贸中心》:生命如此沉重

2019-09-06 03:23 来源:未知

在成都经历了地震,今天看了这个灾难片《世贸大厦》。电影中的很多场景又让我想起了地震和地震之后的一些场景。

文/幽窗冷雨

2001年9月11日,星期二,天气 晴
电影里,这一天开始了。天空被朝阳涂上了绯红的胭脂,纽约城的高楼大厦舒展着腰身,醒来了。起床,上班。和每一个初秋晴朗的日子一样,繁忙,却平静。
画面里闪着宝石一样光泽的世贸双塔,象身材颀长的少年,出众地现身在闹市的楼宇之间。它们就象锋利的刺,扎在我心里的不知什么地方,因为,我知道那日子,我知道后面的事情。
当飞机巨大的黑影掠过头顶,我知道那是魔鬼的到来,我还知道过一会儿,随着巨响和颤动,世贸双塔上就会出现深深的黑洞,冒着血一样的浓烟,象巨大的伤口。阳光没有了,雪花一样洒落的是漫天的纸片,没人关心上面写的是什么,哪怕是价值巨亿的商业秘密,此刻早已了无意义。高空坠落的小黑点,是永不能再回家的生命,落叶般飘零;大厦倾倒,脆弱得就如沙滩上的城堡,扬起洪水般浓烈的烟尘,淹没人们满脸的疑惑和惊恐。
每每面对这样的镜头,我都愿意相信,那只是又一部的好莱坞大片,就这样,六年过去了。待真的电影在眼前放映,我的意识还一直在虚与实间徘徊。
我指望看到庞大震撼的灾难场景,但电影里呈现的远没有当年的时事新闻让我震惊;
我指望看到奋不顾身的英雄人物,但几位港务局警察刚在地下商场里找了些装备披挂上,大厦便在几秒钟里轰然坍塌,之后电影里就是漫长得让人喘不上气的黑暗与压抑,主人公灰头土脸,剩下的戏全是对话,因不能动弹,连肢体动作都免了。
拍这样题材的电影很难,因为人们对之有太多期待,每一个人都在废墟里搜寻。对于这部电影,我事先也有许多猜想的,但它结束了,我仍没有找到我想要的。也许,我根本就不知自己在找什么。
死里逃生的WILL从废墟里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楼呢?大楼哪里去了?”在邪恶面前,人们精心营建的堡垒如此不堪一击,而支撑我们活下去的,是无处不在的痛苦。
电影借一位悲伤却又坚强的主妇告诉我们,平时我们各忙各的,忽略了彼此的存在,忽略了爱的表达,这种忏悔在众多的灾难电影结尾处见得很多,但在“9.11”电影里,它显得很琐碎。有人说,小人物的生活,是折射社会现实的镜子,但我不想照镜子了,我想在美国人拍的“9.11”里看到更多东西,东西在哪儿?
转过市区林立的高楼,转角处就是冒着黑烟的地狱。
上帝用烟雾来做窗帘,遮蔽人们不能承受的景象。
这是电影里一句让我回味的台词。
是啊,我们的眼睛总被什么东西遮挡着,于是在迷宫里渐渐迷失了方向,而扎在心里那根刺,恐怕很难剔出来了。

是什么支撑着人们活下去,是爱!有爱在我们身边支撑,就能让我们在地狱中看到光亮。

一、前言

为了爱,我们要活下去,虽然有时活下去让我们感觉很辛苦!

  关于9·11的电影,最近几年来可谓层出不穷,这些作品良莠不齐,对于9·11的描述却大多含混暧昧,其中不乏令人深思的精品,譬如由11个来自不同国度的导演共同执导的《11'09"01》,其中第十个片断正是美国导演肖恩·潘的杰作,描述了一个居住在世贸大厦附近老人,清晨起来,洗刷完毕,对着亡妻的遗物,痛哭流涕,忽然间,大厦倒了,被遮蔽的阳光透射进来,窗台上那一盆枯萎的花也顿时生气勃勃,老人终于露出久违的笑脸。一直以来,美国人只重视自己的感觉,而忽略了强加于他人身上的痛苦,大厦倒了,那盆重现生机的花,正是长久以来被美国人所忽略的宽容与关爱。而麦克尔·摩尔的《华氏9·11》用一种戏谑恶搞的手段,抨击了布什政府利用9·11排除异己的丑恶嘴脸,让人笑中带泪。除此之外,这几年大大小小的记录片,把9·11探讨得面目全非,黑白难辨,孰对孰错?似乎越来越扑朔迷离。

痛苦是我们的朋友,因为有痛苦才让我们感觉我们还活着。所以我们不要抱怨我们这个不是很会讨巧的朋友。

二、《世贸中心》的意义分析

永远都不要放弃,时时要努力伸长胳膊拉动那根有水滴的铁管,它发出了我们心中生存希望的声音,继续付出爱,继续收获爱的声音。那是一种爱和希望的信号!它的声音微弱,却可以划破地域的阴霾。

  在9·11事件发生后的第五个年头里,一个惯于揭露战争罪恶,政治丑闻和人性扭曲的导演奥利弗·斯通旧事重提,拍了这部以9·11为背景的《世贸中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是一部温情默默的片子,与斯通以往的作品截然不同。惊讶之余,细细品味,却不得不佩服斯通独到的眼光。历史的东西,需要年代的沉淀和长久的反思,草率地提起无疑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正如斯通自己所说:“我是一个剧作家,不会追新闻。有人问,你为什么不去拍伊拉克的故事呢?而我要说,让我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经历了岁月以后再看。”“越战过去15年后我才拍它,肯尼迪去世30年后,尼克松垮台25年后……”

上帝给了两位幸存者力量!上帝给他们带来了救援者,上帝给他们送上了一瓶水,上帝让我们都不在放弃爱。

  在一切不甚明朗的状态下,斯通选择了另外一种表现9·11的方式,如其所言,人们似乎对“9·11”并没有真正了解,他们太在意事件的政治意义,而忽略了对事件本身的关注。它带来的后遗症正逐渐被人们遗忘。仅仅五年,9·11就在人们的记忆里渐渐淡去,悲痛者不堪回首,无知者麻木不仁,而在此刻重拾当时的感觉,重温由灾难所衍生出来的关爱与温情,对于抚平受难者家人的悲伤,对于撩起外人心中久违的感动,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好几次看美国的电影都曾经产生过皈依耶稣的冲动,上次是看《耶稣受难记》,这次是看《世贸大厦》。我这个传统的无神论者,怎么突然一次又一次的渴望宗教的帮助?

  不同年初保罗·格林格拉斯的《93号航班》,《世贸中心》的故事基于真实事件改编而成,约翰·迈克劳林(尼古拉斯·凯奇)和威尔·吉梅诺(迈克尔·佩纳)都真有其人。这让该片比《93号航班》多了些许真实感和接近性,同样一个悲剧,《93号航班》是一种手足无措的绝望,飞机上被劫持的乘客打电话回家与亲人道别,家人们却只能坐视自己的亲人走向死亡,无能为力,格林格拉斯虚拟了93号航班上的乘客与劫持者的对峙和斗争,似在纪念过去,又似在揭开人们的伤疤。相比之下,《世贸中心》显得温情了许多,有罪恶,就会有善良,有痛苦,便会有关爱,9·11事件让人们重新看到久违的良知,在死亡边缘对于生存的希企,更是感人至深。不错,这又是一个英雄主义的故事,不过主角不是刀枪不入的超人,也不是英勇善战的蝙蝠侠,而是两个有着责任感的警察,血肉之躯,却有一份一般人难以比拟的毅力。影片一改奥利弗·斯通以前鲜明的政治立场和批判意识,却多了一份人性的光芒,如一只满怀深情的手,抚平着人们的伤疤。这对斯通来说是难得的,虽然有人因此而责备斯通骨气尽丧,但在我看来,这兴许可以看成是斯通的一个突破,不管以往的作品如何迷人,沉湎于过去的成就,难免让自己步入囹圄,抛开了“越战三部曲”(《野战排》、《生于7月4日》和《天与地》)的战争反思,和《刺杀肯尼迪》、《尼克松》的政治批判,以及《大门》、《天生杀人狂》的反叛癫狂,着力于一份情感的经营,说明斯通的表现题材正在不断拓宽,从《亚历山大帝》的失利中缓缓走来,今日他让人耳目一新。

TAG标签: 投注网址大全
版权声明:本文由世界杯网上投注正规网站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世贸中心》:生命如此沉重